欢迎来到找原料网 服务热线: 020-36297602 (9:00-17:00)

找原料

生物活性肽:功能性化妆品的应用和相关性(下)

原文 | Bioactive Peptides: Applications and Relevance for Cosmeceuticals

翻译 | 言雨潇



神经递质抑制肽


这些肽能够增加最小的肌肉活动能力,使肌肉收缩,必须在神经肌肉连接处释放含有神经递质乙酰胆碱的囊泡,并与SNARE复合物(可溶性n -乙基马来酰亚胺敏感因子激活蛋白受体)相互作用。


这个过程由受体蛋白SNAP-25调控,SNAP-25是一种膜蛋白,与囊泡相关,直接调控SNARE复合物的结合和囊泡融合。一些多肽在结构上与SNARE复合物中的SNAP-25蛋白相似,与这些复合物的结合位点进行竞争,导致其结构失稳,阻止神经末梢乙酰胆碱的释放,从而调节该神经递质的作用。


这类肽用于抗衰老化妆品中,可以促进面部肌肉不自主运动,同时对皱纹的形成有抑制作用。这些肽被证明可以特异性抑制神经递质的分泌,因此被称为神经递质抑制剂肽。


乙酰六肽-3(阿基瑞林®)


乙酰六肽-3(Acetyl-Glu-Glu-Met-Gln-Arg-ArgNH2)是一种类似肉毒杆菌毒素A的活性物,但却没有SNAP-25蛋白的N端结构域。因此可以与SNAR竞争且调控形成复合物的结构,抑制乙酰胆碱的形成,从而减弱肌肉收缩,这种肽还能抑制由于皮肤不自主运动而产生的皱纹。肉毒杆菌毒素A的作用类似于蛋白酶,从SNARE复合物中分裂出蛋白SNAP-25,这导致乙酰胆碱的释放受到抑制。


对4只处理后肌肉暴露的龙虾进行了体内试验;动物浸没在包含不同的浓度(0µM、10µM、15µM、20µM)活性肽溶液中,该实验验证:兴奋性突触后电位的振幅逐渐减小,那些对于肌肉运动是至关重要的蛋白的活性也被抑制。


另一项实验对20名受试者进行为期30天的涂抹含肽乳液试验,涂抹1.5 cm2皮肤面积,每天两次,规范使用。采用设备Clinipro抗老化SD和图像数据库系统,测定其皱纹深度和宽度。结果表明:与安慰剂对照组相比,在含有肽的水乳液中涂抹油脂,干性和油性皮肤皱纹深度分别减少59%和71%,皱纹大小分别减少41%和50%。


这种肽由Galena®公司开始商业化售卖,其INCI名称为:水(和)乙酰六肽-8(和)苯氧乙醇(和)羟苯甲酯(和)羟苯乙酯(和)羟苯丙酯(和)羟苯丁酯(和)羟苯异丁酯


乙酰三肽-30瓜氨酸和五肽-18


Vanistryl®是乙酰三肽-30瓜氨酸和五肽-18的商业名称,这种生物活性肽应用于使皱纹平滑的配方中,协同调节肌张力和抑制基质金属蛋白酶(MMPs)。乙酰三肽-30瓜氨酸(序列:Lys-α-Asp-Ile-Citrulline)是一个信号肽,而五肽-18(序列:Tyr-D-Ala-Gly-Phe-Leu)是一种神经递质抑制剂肽。


用含有5%该活性成分的油包水型乳液处理12名有妊辰纹的志愿者的腰和大腿皮肤,一天两次,用至30天和60天。治疗前、治疗后的第30天和第60天由皮肤科医生进行完整的定量、定性临床评价。在Visioscan VC98的辅助下进行表面研究(密封和干燥),利用Mexameter MX18进行色彩研究并采用三种软微型设备进行皮肤弹性分析。


结果表明,在视觉方面,改善38.89%的皱纹,70.83%的变得紧缩,33.33%觉得柔软,28.61%的触摸感知和50.58%的颜色淡化,妊娠纹也软化了。


乙酰六肽-3,这种肽由Galena®和LIPOTEC®公司商业化,该实验室已经开发了几个技术化合物,主要是生物活性肽。其INCI名称为:水(和)辛酸/辛酸糖苷(和)卵磷脂(和)甘油(和)假单胞菌发酵提取物(和)乙酰三肽-30瓜氨酸(和)五肽-18(和)黄原胶(和)辛酸二醇


Neurocosmetics

(神经作用的化妆品)


神经作用的化妆品是含有合成神经肽的化妆品,通过皮肤介质与神经系统相互作用,这些化合物可以通过激活或抑制这些介质从而发挥作用。介导因子导致的皮肤反应是由皮肤中的神经内分泌系统调节的,该系统可通过快速通路(神经通路)或缓慢通路(体液通路)启动适应机制,并在局部和系统水平上发挥作用。


神经作用化妆品在中枢神经系统中起作用,能够刺激皮肤的神经末梢,将愉悦和幸福的“感觉”传递到下丘脑,使特定物质在皮肤上释放,改善皮肤舒缓等方面。


皮肤细胞释放的生长因子和胰岛素结合蛋白,这些生长因子和蛋白质是由皮质素原(POMC)、儿茶酚胺、类固醇激素、维生素D、脂肪酸中的类二十烷酸和类胡萝卜素合成的。皮肤已经发展出一种能够对局部和周围压力做出反应的自主系统,其功能类似于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轴,通过利用神经递质和激素肽发挥作用。


POMC多肽是由黑素细胞、角质形成细胞、微血管内皮细胞、附件上皮细胞、肥大细胞、朗格汉斯细胞、成纤维细胞和单核细胞、巨噬细胞等免疫细胞合成分泌的。POMC作为蛋白的前体,促使一系列酶步骤合成一些生物活性肽,通常作用于特定组织,而产生黑素细胞刺激激素(MSHs)、促肾上腺皮质激素(ACTH)和β-脑内啡。


Fatemi及其合作者(2016)发现了一种来自POMC的肽:bPOMC,具有抗炎特性,在不损害黑色素生成。当皮肤暴露在辣椒素下时,这种仿生肽通过阻止物质P以及IL-8和IL-1的释放能够减轻炎症。


同一研究小组在一项双盲研究中,有56名皮肤敏感的健康志愿者参与了(36名男性和20名女性,年龄在26岁至40岁之间)。将他们分为两组,每组28名志愿者。两组都使用包含bPOMC (0.1 g)的配方涂抹右脸,安慰剂使用左脸,保证脸颊干净,从鼻唇外的脸颊区域做圆型涂抹,一天两次,至14天,然后用3×10-4%的辣椒素处理5min测试感觉刺激性。


结果表明,含有bPOMC治疗组与对照组相比,有更少的刺激感觉。这进一步表明仿生肽bPOMC,当在皮肤配方中使用可以显著减少接触性皮炎的症状,这是对于消费者和产品定位很重要的问题。


Happybelle-PE®


这种化合物通常与脂质体有关,是一种由植物内啡肽复合物组成的脂质体,负责刺激成纤维细胞和角质形成细胞的增殖,导致皱纹减少,增加细胞的更新、再生和水合作用。目前还没有关于这种肽的疗效的结论性研究,其INCI名称为:卵磷脂(和)蓖麻提取物(和)甘油(和)抗坏血酸四羟酸酯(和)生育酚(和)油/植物油(和)环糊精(和)酒精(和)水


化妆品中生物活性肽的安全性评价


一些生物活性肽的体内外安全性已经得到了研究,根据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数据,截至2012年来,棕榈酰类肽已经成为迄今为止安全性测试最广泛的物质,主要是因为它们在化妆品中使用。


已有对乙酰六肽-3的一些研究,Maia Campos及其合作者(2014)通过原发性皮肤刺激试验和贴片试验评价了该肽的安全性。结果表示使用一个低敏感的胶带(50平方毫米区域)对红斑属II和IV型的27志愿者(年龄在20 - 59岁)背侧区进行闭塞封条。


48 h后,胶带被取下,视觉评价结果是红斑不在明显;闭塞接触48h后无刺激反应。Blanes-Mira及其合作者的研究小组(2002)也通过皮肤刺激试验证明,生物活性乙酰六肽-3在以肉毒杆菌神经毒素在对照的分析中使用是安全的。


皮肤过敏的另一项研究是蓝铜肽,在雄性兔子身上6cm2的皮肤范围用0.5mL蓝铜肽封闭覆盖24 h。24和72 h后证明这个活性成分在测试条件下没有皮肤刺激(PII = 0.3)。


结  论


在化妆品中,使用能够治疗皮肤损伤以及修复皮肤功能障碍的生物活性肽已经越来越受欢迎了,很多公司开始投入研究创新生物活性肽、信号肽和神经递质抑制肽。


在任何配方中使用生物活性肽作为化妆品,需要经过功效和安全性测试,才能获得美国国家卫生监督管理局(ANVISA)的批准,从而允许其商业化。但是,这些多肽的研究发表出来的并不多。研究最常用的多肽是从棕榈酰合成的,如棕榈酰寡肽、棕榈酰五肽-4、棕榈酰四肽-7等,这些研究多集中用于减少皱纹和使皮肤饱满方面。


据统计,大部分的多肽研究都集中在抗衰老活性物质的开发上,对这些活性物质的其他功能的评价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关于具有特定功能的生物活性肽的功效和作用机制的研究报道较少,大多是针对其对妊娠纹和蜂窝织体的减缓作用,这使得寻找生物活性肽的特定功能变得困难。


· END ·

原文作者 | T.N.Lima&C.A.P.Moraes

翻译&整理 | 言雨潇

编辑 | 小朱同学

最新头条